首页 > 财经 >

品牌要有真正的符合大众审美的标准才是真实 ——雀禧品牌创始人访谈

2018-09-22 18:10:01 洞察网

雀禧是目前服装市场上的一个新兴品牌,在物质横流,百花齐放的服装市场是什么动力促使雀禧创始人尽心尽力的做这个品牌?

虞先生,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生意人,生活在一个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县城里。在这里他生活了20年。但是这20年他自己的总结是:一事无成。

10点25分虞总如约而至。就在他出现的前一秒钟里,笔者还在脑海中想象,拥有私家别墅、两辆豪车,并且身为一个爆款品牌的掌门人——雀禧品牌的董事长,他身上会有多少作为企业家的干练与精英范儿?而出现在眼前的虞先生,头发是简单的短发,脸上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近视度数还是很高的,热情的招呼我坐在沙发上,问我喜欢喝什么饮料。他,并不是一副老板的威严面孔。坐在我对面,虞先生的眼神中满是温和与从容淡定,并不像一个事务缠身的管理者,反而像来与人谈心的前辈良师,可以让人不设防的求教。

在之后的访问中,虞总一直回避自己作为企业家的身份,强调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是一个忙碌到没有周末的普通人,雀禧旗下的所有衣服从选料到生产到成品他都是亲力亲为,这样的一个普通人身上有着更多人需要学的东西。

对于虞先生来说,他的生活也就等同于工作,他不主动的去联系朋友吃饭,但是在和我交谈的时候,他很歉意的和我说了三次需要接个电话,两个是请他吃饭的,还有一个是工厂的机器出了问题,我可以从他的脸上看到焦急一闪而过。

这是以下和虞先生的交谈,我相信他的有些话势必对现在社会的所有人都是会有所启迪的。

笔者:“虞先生,我想请问下,您当时是怎么想到用雀禧这个品牌名字的?”

虞先生:“这个名字完全是我和老婆在商量之下得出了这个名字的,至于具体的渊源我真的不知道。”

从这里我们也能看出来,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生意人,他没有长篇大论的来说自己的品牌多么的好,只是一笔带过,就是随便想的一个名字。

笔者:“那您给这个名字的定义是什么?”

虞先生:“真正要说这个名字的定义,我的想法是做出来好衣服好产品才是对品牌的好的解释。”

笔者:“当年您是怎么样想到做这个品牌的?”

虞先生:“做雀禧那年我39岁,20年一事无成,后来机缘巧合之下,我一个朋友带我做服装,我看到那么多的服装,品牌更是千千万万,但是真正的好品牌好多都是国外的品牌,有美国的,英国的,日本的,所以我才立志做一个属于自己的品牌,但是其中的艰辛苦辣真的只有自己才知道。”

笔者:“虞先生,我不是做销售行业的,但是我知道这些行业的艰难,根本就可以说是寸步难行。”

虞先生:“是的,做雀禧的时候,让别人怎么认识到这个品牌是我面临的大的难题,这几年我都是到哪里都带着自己家的衣服。”

笔者:“您的意思是说您自己一直穿自己的品牌衣服,自己作为一个品牌展示对吧。”

虞先生:“不是的,是这样的,我在外面跑的时候只要看到服装店,我都会拿一件我们自己的衣服放到人家的服装店里,让他们帮忙卖。”

笔者:“人家会接受吗?”

虞先生:“这样说吧,80%的店铺都会接受,还有20%的是不识货的。一般我把衣服放到服装店是不收费的,我只是让他们知道我这个衣服质量是多么的好。”

笔者:“那还有20%的人是怎么回事?”

虞先生:“剩下的20%是根本就没有摸过我们的衣服直接就一口否认,甚至把我赶出来的。”

笔者:“看来这些年雀禧的路走得并不是太容易。”

虞先生:“是啊,到目前为止我们都还没有实现盈利,但是好在我现在在浙江有一家自己的加工厂,这个厂我给抵押贷款了,不管有多难,我还是希望能把好产品展现给大家。”

笔者:“是的,针对去年您们打造的两款爆款衣服,听说卖的很好不是吗?”

虞先生:“是的,但是去年年底这两款衣服只是一件能挣5%左右的利润,竞争压力太大了,我们的衣服说是什么材料就是什么材料,打个比方,有的人说自己的衣服是羊毛,其实是包芯纱,有的人说自己的衣服是棉的,其实是混合了其他的化学材料的。”

笔者:“虞先生,服装行业我不是太懂,但是我相信万事开头难,我相信之前的两年是生活的艰辛,厚积薄发的日子不是太远的。”

虞先生:“谢谢您,我看您还有没有想问的东西?我可以写一份邮件给您的,现在我有点忙,想去工厂看看坏了的那台机器。”

笔者:“好的,虞先生,非常感谢您的配合啊,后续有问题我继续找您啊。”

虞总:“您先别走,抱歉,我等下回来找您。”

这份采访就算至此告一段落了。

平平淡淡的话,透漏的更多的是无奈,但是在这无奈背后是否唤醒了更多人的认知?

在现代社会,大至买车买房,人人都攀比着,车要合资车,要进口的,其实国产的有的真不错。手机要买大品牌,更多的是国外的品牌,在这里,大家都没有想过,其实国外的品牌进出口关税其实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而消费者就是那被待宰的羔羊。这就和穿衣服是一样的,只要衣服好,自己穿起来舒服比什么都重要。

我不否认现在的社会有着太多的假冒伪劣,但是真正有良心的企业还是有的。

11点40分,我又接到了虞总的电话,他邀请我和他一起吃饭,就在他家,我也想更多的来了解这个地地道道的生意人,不曾拒绝他的邀请。毕竟现代社会这样的憨厚老实的人,企业真的少见,我如获珍宝。

相关推荐